经典文章_散文随笔|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冶金宾馆“那段过往的岁月(1)_散文网

来源:现代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真的是由偶然性组成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天下午,我正在一家中型企业的热电厂担任值班长,主要负责主控制、汽轮机、锅炉、化水等工段的正常运行,这个岗位听起来好像重大,其实只要发电机不是因为故障停机,基本没我什么事,各个工段都有负责人,一般的小事他们自行处理,大部分我都是坐在主控室里发呆,偶尔去各个工段转悠一圈,闲着无聊,便经常纠集值班室的一帮小兄弟打够级,那天有些倒霉,我记得很清楚,再有十分钟就可以下班走人了,偏偏这时厂长推门走了进来,看我们一堆人正嗨得厉害,勃然大怒,朝着我一顿猛批,我旗杆一样的晾在那里,灰头土脸,尊严全无,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自诩平时和厂长关系处的也不错,没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让我一时接受不了,很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第二天便没再去上班,从此阔别了这家了四年的工厂,混迹于社会,直到二十年多后的今天,依然没能能再次回到体制内。

第二天去济南市人才市场找工作,交了十块钱后,对方给了我几个名单,让我联系他们,说这些都是用人单位,不行再回来找他,他给我继续推荐。第一个电话打是一家仪表公司,一个女的接的,声音清脆甜美,非常诱人,简单问了问我所学的专业以及所从事的工作后,让我去公司所在地冶金宾馆面试,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这家位于燕山小区南邻犄角旮旯里的宾馆,本来为声音所惑,只想去看看这位的长相,如果一般就走人联系下一家,谁承想等经理过来一看,居然认识,是大学校友,就此稀里糊涂的一脚踏入仪表界,告别了铁饭碗,成为了自谋职业者,事后想想,假若那天厂长晚十分钟推门进去,我们或许就下班走人了,我依然会在这家企业晃荡,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无聊而的苟活着,直到它2000年破产的那一天,此后何去何从说不准,但未必会从事目前这个行业,假若那天接电话的是个声音粗拉的男的,我未必会过去面试,假若第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方是家医药公司,我可能也就成了药贩子,假若对方是家建筑公司,我可能就成了建筑监理,假临沂医院那家治癫痫病好若对方是家总会,我没准就成了老鸨的帮凶,一切皆有可能,一个突发的小事件,一个随机的电话,一种死要面子的性格改变了我的一生,人生真的很奇葩。

公司刚成立不久,连经理带出纳,加上业务员张斌和我一共四个人,主要工作是推销仪表,客户是遍布全省的大中型国营企业,以齐鲁石化、东营油田及大型钢厂为主,校友话语不多,但城府很深,路子很野,不知怎么攀上了西部一大型仪表厂的关系,做了他们在山东省的总代理,该仪表厂隶属于机械工业部,是当时全国门类最齐全,规模最大的仪表厂,在山东每年有五六千万的业务量,这在现在看来不算什么,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却是个了不起的数字。背靠大树好乘凉,人家有肉吃,我们也能喝点汤,日子过得很逍遥,每个礼拜我都会和张斌打着该厂的旗号到下面县市转悠一圈,几乎每次都能划拉点业务回来,不是我们业务能力有多强,盖因该厂产品那时属于全国领先,非常紧俏,好多人拿着现金去厂里订货都排不上号,我们主动送上门去,对方焉有不欢迎之理,但有时也会惹来些麻烦。

有次我和张斌到张店某化工厂,到了供应一介绍,对方听说我们是该厂的服务人员,先是诧异,接着一脸的惊喜,对我们敬若上宾,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嘘寒问暖,热情的如同见了,把我们都搞糊涂了,虽然我们打着该仪表厂的旗号,到哪里都会受到礼遇,但这个似乎有些过分,隐隐觉得不对劲。一会仪表车间主任来了,见了我们像见了亲人,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最后才知道原委,原来,他们厂前期从该仪表厂采购了一套DCS控制系统,回来后怎么也调试不好,给厂里打电话,厂里派了两个技术人员来捣鼓好了,走了没几天又不行了,再打电话厂里就不怎么搭理他们,一直拖着没人来,这边因为设备调不好,影响生产,车间主任连带采购每天都要被厂长骂的要死,正在焦虑沮丧、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救星一般出现了,他们能不高兴吗?但他们不知道,我们只是来混吃混喝,忽悠点订单的,哪里又懂什么技术,对方越是热情,我们就越是不自在,有如坐针毡大同羊羔疯治好要多少钱之感,对方最后要留我们吃饭,我们赶紧推脱,死活不肯,他们要立刻回去和厂里联系,让厂里尽快派技术人员来,对方这才作罢,又是握手,又是作揖,做依依不舍状,恨不得灞桥折柳,十里相送,我们俩惶惶如丧家之犬,恢恢如漏网之鱼,逃也一般急匆匆走了。

张斌年纪比我小五六岁,那时也就二十出头,济南土著,家在南门附近,小时候痞出身,原来是济南自动化仪表厂的,因经常在厂里打架斗殴被开除跑到了我们这里,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眉宇间英气勃发,是个帅气的阳光大男孩,美中不足的就是脾气暴躁,动辄就想和人单挑,和他出差不是一件轻松活,几乎每次都要提心吊胆。( 网:www.sanwen.net )

有一次去博山,晚上住在一家小旅馆,闲来无事,我们俩便去附近的小酒店滋润两口,都是好酒之人,谁也不劝谁,一瓶兰陵大曲一人一半,喝完走人,那时的旅馆就像大车店,乱哄哄的,大通铺,一溜六个人,洗澡入厕洗刷都要去外面,没有单独的卫生间,本来一切正常,回去直接上床睡觉就啥事没有了,张斌这熊孩子却正在兴奋中,非要拉我去洗澡,到了那里一看,一堆人在浴室门口等着,一问才知,整个旅馆就这么一间浴室,先女后男,女的到八点,男的到九点,九点以后就不供应热水了,这都八点多了还有一个女的在里面磨叽不出来,人们在外面等着不耐烦,就有人起哄,在外面呼天喊地,张斌说,喊什么,派个人进去叫叫不就得了,旁边一三十来岁的东北人眄斜了他一眼“你去呀”,张斌听他阴阳怪气,不高兴的说“你去”,两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就这么犟起来,全然忘了洗澡的初衷,最后东北人急了“哪来的瘪犊子,信不信我削你?”,张斌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人,一遇打架就兴奋,两眼放光,挽起袖子就想上前,我见势不好,连拉带拽,好歹才把他俩劝开,等回到旅馆住下这才发现,东北人居然和我们住一屋,而且还有他的西安中际脑病医院可靠吗三个老乡,那一晚上我神经高度紧张,久久不敢入睡,生怕那四个东北人突然起来把我们俩暴揍一顿,倒是张斌没事人一样呼呼大睡,好在那个东北老哥也不是好惹事的人,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一番口舌之争最终就这样平安过渡。

还有一次去茌平,下午往回走时,从汽车站坐的中巴车,车子从汽车站出来却不直接走,而是停在十字路口继续等人,要不就围着县城一圈圈绕,非要上满才行,这在那时的中国乡村司空见惯,大家明知不合理也没什么办法,都这样,最多只能弱弱的催促一下司机,往常遇到这种情况,我都是找个后面僻静的座位坐下睡觉,几点走几点走,可那次张斌不耐烦了,他走上前去一把把车钥匙拔了下来,司机是典型的鲁西大汉,身高体阔,颇有梁山泊好汉后代的风范,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猛人太岁头上动土,他追了上来“把钥匙给我”,张斌阴着脸“走不走,不走我就给你扔了”,司机一脸的惊愕,想上来动手抢,可看看张斌实在不像善茬,思量再三,诺诺的说“走,走,马上走“,张斌这才把车钥匙还给他,我在旁边吓出一身冷汗来,这真是一个钻头不顾腚的愣头青,要知道那时的客车司机几乎都是混社会的,没有点土匪恶霸的潜质还真干不了这个活,而且这是在人家的地盘,真要打架那还不一喊一群。事后,我没少埋怨他,但我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就这样,否则也不会被厂里开除,这次听了,下次保不准还犯。

不出差的日子我便和张斌呆在办公室聊天打屁,办公室除了我们俩外还有出纳方梅,就是那位声音甜甜的女孩,方梅那时刚刚,梳一个运动头,脸型小巧,个子高高,尤其一双长腿,经常令我想起鲁迅所说过的“细脚伶仃的圆规”,只是背有些微坨,走路含胸,否则将是一等一的美人,方梅属于那种眉眼活络的人,话语不多但很善解人意,从时就展现出老大姐的风范,我们没事都爱和她聊天,她往往只是端着茶杯默默听我们说笑,眼睛柔和的看着我们,老半天才附和一句,老公吴珂是济南警官学院的老师,脑袋圆圆,身材略显臃肿,他俩在一块活像《天小儿癫闲病治疗龙八部》里的谭公谭婆,人极好,热情好客,第一次去她家里做客,吴珂陪我们喝酒,本来半斤的酒量愣是喝了快一瓶,我们走后便开始哇哇大吐,此后一夜未能消停,害得方梅一夜未睡,第二天来上班眼睛红红的,我们得知后内疚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和她老公喝酒都得限量,一超过三四两赶紧去夺他的酒瓶子。

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张斌对饮,我们所在的冶金宾馆有内部食堂,我们办了饭卡,中午可以去那里蹭一顿,但几次之后就有些索然无味,一共就那两三个菜,稍微去晚了便只剩下盆子底,以后就改为到宾馆附近的一小酒馆小酌,通常是一小碟花生米,一小碟凉菜,再炒个酸辣土豆丝,最多再加个家常豆腐,外加一瓶兰陵大曲或者特曲,花生米和凉菜各一元,酸辣土豆丝和家常豆腐各三元,兰陵大曲两块五,特曲好像五块,因为贵,并不常喝,只是偶尔改善一下,一顿饭连菜带酒十几块钱,喝得满面红光,兴高采烈,神仙一般的日子。通常我俩喝酒,胡诌八扯,方梅在一帮静静的听,给我们端茶倒水,细心的像温柔的小媳妇,我们俩经常打趣方梅她老公,不知他前世修的什么福,娶了方梅这么一个温良贤淑的做老婆,有时中午喝兴奋了,晚上索性不回去,直接给吴珂打电话,去他家继续喝,方梅她老公酒量不行,但酒德很好,人实在的没边,往往我们刚喝得开始有点意思,他那边已经大呼小叫了,等我们嗨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省人事,几次过后我们都给他限量,最多两茶碗,两茶碗过后就把酒瓶子藏起来,否则他会倒。有一次天在他家门口吃火锅,三个人喝了两瓶半特曲,都有些多,出门一看,外面下大了,夜幕下雪花飘飘洒洒,如无数白色精灵从天而降,地上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我们先送方梅他老公,他家就在附近的警官学校宿舍,快到家门口时,他突然滑到了,我去拉他,自己也被他带倒了,张斌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来,我躺在那里,如同躺在厚厚的棉絮上,不觉得疼,也不觉得冷,浑身轻飘飘的,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直想就这么躺下去。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