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_散文随笔|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一阙离歌-[爱情小说]

来源:现代文学网   时间: 2021-01-09

 一阙离歌

            /雨霖铃

(一)

玄夜的凄风把冷府门口的两个灯笼吹得摇摇晃晃。转过曲折的回廊,冷府的正厅却热闹非凡,一群舞伎正在悠扬的丝竹管弦之声中云袖轻拂,扭动着曼妙的身子踩着轻盈的舞步而翩跹。

“来,枫哥,你再喝一杯!”一名风情万种、顾盼生姿的女子举着酒杯递到冷枫的嘴边。

“好……好……,我喝!篱洛,等过几天是元宵节我们便成亲,好么?”冷枫并不急着喝酒,而是抓住女子的手,万千深情都注于眼眸,脉脉含情地望着篱洛,似乎恨不得立刻就把她揉进体内,再轻轻地吻她千遍万遍,抚摸她的每一片肌肤,“篱洛,你可知?我爱你,今生今世我只愿娶你为妻,只愿与你相守相依,三千弱水,我只愿独饮你这一瓢!”

篱洛闻言心底不觉一震,一种苦涩的哀愁悄悄缠绕着心头,不禁一下子心慌意乱起来,握着酒杯的手微微擅抖:“枫哥,我……我……”

冷枫用怜惜的眼神看着篱洛,以为她只是因为自己的表白感到幸福得晕眩而语无伦次,他拉过篱洛握住酒杯的手,正欲饮。

“你别喝了!”篱洛哭着把手一抖,酒杯里的酒全洒在地上,地上“哧哧”的冒起一股白色的烟雾。

酒里有毒!冷枫不禁变了脸色,俊朗的脸上刹时覆盖了一层寒霜,他迅速地一手抓住篱洛的脖子,厉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在酒里下毒?”

“我……我……枫哥,我……”篱洛已是泪流满面,“枫哥,这一生,我们是不可能做夫妻了,而今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你要问什么我都不会回答的。”说完她垂下凄美的眼睑,闭目不语。

冷枫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心里蓦地升起一丝不舍,眼前这个人曾是自己的深爱,而今真的要杀死她吗?他手一松,瘫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说:“你走吧,我再也不要见你!”

篱洛闻言慌忙疾步向外跑去,慌乱之间从袖子里跌落了一样东西也不自觉。

(二)

那家医院治癫痫病

半轮冷月挂在天边,冷冷的清辉照在一个花园中,园中佳木葱茏,奇花烂漫,清流曲折,山石峥嵘。一所府邸,隐在山坳树杪之间。

府邸内,王承志圆睁着豹眼,怒不可遏的喝斥着一名女子:“篱洛,你说什么!行动失败!我早就说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桌子,一腔怒气全发泄在桌子上了,“眼看就要成功,冷枫死了,弄到帅印,兵权便全握在我手上了,到那时,梁国的皇帝朱温都不是我对手,他还不得乖乖地对我俯首称臣。你说,你一贯号称‘玉面杀手’,却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难道你真的被他英俊的外表吸引住了?被他迷惑上了,爱上他了?你说,你说,为什么?”

“义父,我……我……我没有……”篱洛嗫嚅了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来,那是因为她的心确确实实为冷枫动心了,但在王承志面前她如何能承认,只好吱唔着。

“真的没有吗?”王承志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直把篱洛看得瑟瑟发抖。“我要你办的第二件事呢,打探到她们母子二人的消息么?”

“回义父,没有!要找二十年前离散的人,可真真困难得很!”

“也罢,你下去吧。”王承志挥了挥手示意篱洛退下,而他则另想计谋来除掉冷枫这个政敌。

篱洛便悄悄的退了出来,漫步于花园中,月光流泻,照在一株开得正艳的红梅上,不时有红色的花瓣飘落在流水中。她看着花瓣被激流冲远,不觉幽幽一叹,心中惆怅。想起冷枫曾经对自己深情注视的双眼;又想起她离开时他那绝望失望交织的眼神;看来今生与冷枫再也无缘,义父与他是政敌,势不两立。自己是个孤儿,自小靠义父养大,总不能为了爱情而弃义父不顾,但又不想冷枫遭遇罹难。哎,人生为什么总会遇到那么多的抉择,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呢?她不禁更加怅惘。正在怅惘之间,“叮咚”的一声,一枚石子在池水中间荡开了涟漪。

谁啊,她抬头四周环顾,这才发现围墙上一双熟悉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啊呀!怎么会是他!篱洛暗暗叫声诧异,飞身跃上围墙,低声问:“寒声,你怎么来了?”

寒声压低声音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随我来。”两人展开身形,几个兔起鹘落便消失于茫茫的夜色中。

“是不是冷枫出什么事了?”篱洛紧紧的跟随着寒声,不时的问道。但寒声并不出声,只顾一心的埋头赶路。

两人行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在一间竹木掩映下的房舍前止步。虽然是深夜,但屋子的窗户还透着淡淡的灯光。寒声上前轻轻的扣了一下门铜环,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个丫环把他们领了进去。

室内烛影摇红,一个衣着灿若云霓,容貌艳比珠玑的中年妇人正端坐在太师椅上,手上拿着一个做工精巧的玉佩端详着。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讲解女性癫痫孕期如何治疗

“夫人,我把人带来了!”寒声上前打辑说道。

那妇人缓缓的将目光投递在篱洛的身上,上下看了一遍,才问:“你是?篱洛?冷枫口中的篱洛?”

“是的,夫人,不知深夜引我来此有何事?”篱洛回答道。

“我是冷枫的母亲,有些事情要问你,你可要据实回答。”那妇人顿了一顿,才又说,“王承志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的义父!”篱洛好生疑惑,这妇人问关于义父的,莫非她与义父是旧相识,“夫人问这个,莫非与我义父是旧识?”

“何止旧识哪!”妇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只是义父,他为何把他的家传玉佩给了你?”

“玉佩,你怎么知道他给了我?”篱洛更加疑惑。

妇人这才把她的手缓缓摊开,一枚雕着龙的半圆形玉佩赫然的出现在她的手中。

“哎呀!你怎么会有一枚与我一模一样的玉佩?”篱洛急忙往袖子里掏,但哪儿有玉佩的踪影,“哎,我的玉佩呢?义父与她妻子的信物我弄丢了,该怎么办才好?”

“不用找了,这枚是你的,你看这做工的精致便应知天下再找不出同样的第二枚!”妇人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枚雕有凤的半圆形玉佩,与刚刚的龙形玉佩轻轻一扣,瞬间合成了一枚圆形的雕着龙凤呈祥的玉佩。篱洛看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来,问:“这么说来你是义父找了二十多年的妻子瑶琴了?那么冷枫是你们的儿子了,他可是找了你们足足二十年啊!”

“正是,我也找了他二十年啊!”瑶琴说着竟然掉下了几滴泪来。

“太好了!”篱洛闻言眼前的妇人和冷枫竟然就是义父找了二十年的亲人,不禁激动起来。人生啊,真的是太奇妙了!昨天还是个拼个你死我活的敌人,今天却是血浓于水的亲人。真的是太好了,那么自己与冷枫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夫人,我这就回去禀告义父,让他与你们相认。”

“篱洛,也不急在一时,毕竟二十年也这么过来了!你今晚跑来跑去,也是够累的了,先喝一杯茶再走吧。”瑶琴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丫环端茶上来。

篱洛因为心急着回去,茶来了,温度刚好适饮,便举杯一饮而尽,说了声“告辞!”便转身欲走,才走了几步路,眼前一黑,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湖南哪个治羊癫疯病医院好的医院-US">

看着篱洛倒在地下,瑶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说:“有这个丫头在手里,不愁冷枫不交出帅印。”

“干娘真是高见!儿子佩服!”寒声上前搀着瑶琴的手道。

“你派人告诉冷枫,要想篱洛平安,明晚子时只许他一人到松岗岭断情崖上拿帅印来换。”瑶琴对寒声说,“另外,也派人通知王承志,就说想要帅印就到松岗岭断情崖上,我想他一定不会错过机会的。我们来个一箭双雕。”

“是,我这就去办!”此时已是月下西天,鸡鸣三遍了。

(三)

这夜刚过亥时,冷枫便等候在断情崖上,怀揣着帅印。此时,冷冷的风透着刺骨的寒,月光照进松林,留下一地斑驳的影子,不时有枯枝在风中折断的声音传来。他凝视着地上的纵横交错的枯枝,不禁喟然长叹,自言自语地说:“冷枫啊冷枫,你为什么还对篱洛的消息那么在意,她曾经对你做出绝情的事,但你呢?别人要你用帅印交换,你便火急火燎的赶来,说到底你还是走不出情关,为了美人宁可不要江山,今夜的交易摆明了是一个圈套,你也是心甘情愿为她赴汤蹈火,自取灭亡!”

躲在暗处的篱洛闻言早就泪流满面,想叫冷枫快走,奈何手被捆绑住,肩头被人按住,嘴巴被布团塞住,却是做声不得。这时有几条人影拿着刀剑悄悄的向冷枫包围了过来,骇得篱洛的心都漏跳了半拍。

冷枫这时也发觉了来人,篱洛却并没有在期待中出现,他稍稍一怔,随即缓缓地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青月剑,剑刃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摄人心魄的寒光。“道上的兄弟,你们不懂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规矩么?我要的人呢?若是如此不守信用,你们休想从我这儿拿走帅印!”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冷枫要的是何人,但这无法阻止他们急欲夺得帅印的心,为首的那人一声令下,几个人便一拥而上,刹时刀光剑影,刀剑争鸣。酣战中,好几个来人被冷枫的青月剑伤到了要害,一命呜呼了,为首的见不妙,一声长啸,从林中又围来几个人,一时冷枫有点吃不消,渐呈寡不敌众的迹象。篱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只能无助的默默流泪。

冷枫与那些人缠斗了半个时辰,已是气喘吁吁,一不留神手臂被削了一刀,接着被对方的首领一刀刺中了后心,扑然倒地。那人从冷枫的怀中拿出了帅印,正欲走。瑶琴和寒声这时却领人拦住了那人的去路,说:“要走可以,把帅印留下。”

“留与不留得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为首的道。

“你以为你走得了么?”寒声冷笑道,“你看看暗处,我埋伏了几十个弓箭手,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便会成了马蜂窝。识相的快把帅印交出来。”

荆州癫痫医院ont-family:宋体">那头领一时拿不定主意,正在踌躇该不该交出帅印,忽闻前方传来人声,正是王承志带着一队人包围了寒声一行人,他大声的说道:“主公,您来得正好!”

王承志应了一声,却对寒声说:“你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你的那几十个弓箭手早被我带人解决了,你们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寒声哪里肯信,长啸了一声,啸声在山中回旋后消失,四周却静寂得只有与瑟瑟的风声,月光如水一般的洒在地上。寒声知道王承志所言不差,脚一软,颓然坐在地上,自是怔怔不语。

瑶琴这时却怪笑一声,说:“王承志,你以为你就成功了么?你倒看看我是谁?”

王承志借着月光一看,说:“你是秀梅!瑶琴身边的丫环。”

“对,你再看看地上倒的是谁,看看,他叫冷枫,但他是你的儿子王子湘,哈哈,你亲手杀死了你的儿子。”那个冒充瑶琴的秀梅怪笑着,得意非常。

王承志闻言自己竟然杀死了找寻了二十年的亲生子,不禁大惊,忙上前查看冷枫的尸体,赫然看见了尸体背部上的红色梅花状胎记,一时心神俱裂,抽剑上前挂在秀梅的脖子上,厉声问道:“当年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设计如此?”

“哼哼,还说待我不薄,当年是谁害死了我腹中的胎儿,就因为瑶琴她妒忌我怀上了你的孩子,便设计我喝下打胎的汤药。我的孩子啊,还没出生就惨遭毒手了,可恨的是,你这个薄情寡义之人,没有半句安慰之言,却每天和瑶琴在我面前卿卿我我,还骂我是个不详之人,不给我吃喝,还让我喝你们的洗脚水,动辄打骂扯头发。这也叫待我不薄?我从那时起便发誓总有一天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所幸老天开眼,那年为避战乱,你与瑶琴母子走散,她们二人躲避在破庙当中,我紧跟其后,偷偷在她喝的水里下毒,她一命呜呼,留下呀呀学语的子湘,当时,我本想着把子湘也杀了,好解心头之恨,但转念一想,何不让你亲手来杀死你的儿子,不是对你更大的报复。于是我便带着他嫁进了冷府,改名冷枫,偏偏冷家老爷没有一儿半女,待冷枫如亲生,他死后冷枫继承他的衣钵,做了统领三军的将帅,渐渐地我也打算待冷枫当儿子,本来想着就此度过残生。谁知前天篱洛欲杀冷枫不遂,慌乱之间跌落了你给她的玉佩,我方知你还活在世上,恨从心头起,二十年前的一切屈辱又在我脑海里翻腾。哈哈,今天我死了也甘心了,但你将带着悔恨度过一生!”秀梅说完仰着脖子向着剑锋一抹,登时倒地,香消玉陨了。

王承志也软软的坐在地上,悔恨不已,是啊!人生多讽刺,自己一生为了追名逐利,不择手段,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就算得到了又如何,自己寻寻觅觅二十年的儿子却死在了自己的手下,叫他怎么接受呢!他扯掉了自己的头发,疯疯癫癫的狂叫着奔下山去了。

这时早有兵士解开了捆绑篱洛的绳索,她哭喊着冷枫的名字,悲�Q不已:“冷枫,是我害了你,我来了,我来陪你了!”她喃喃地说着,抱起冷枫早已变冰冷的尸体缓慢的向悬崖边走去,纵身跳下……此时,夜的凄风吹得山林呜呜作响,似乎在弹奏着一首哀怨缠绵、凄然欲泣的悲情离歌……

曾用笔名:长歌笑苍穹QQ:1820559230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